风雨小说网->修真->诡道之主->第一九七章 坏人再骗你一次,妖魔大军即将来袭(10.5k)

第一九七章 坏人再骗你一次,妖魔大军即将来袭(10.5k)

本书作者其他书: 一品修仙

目送自在天离去好半晌,余子清揉了揉脸,让自己恢复正常。

一旁的楼槐也学着余子清揉了揉脸,捏了捏嘴角。

他想笑不敢笑,还得装作在笑,这种样子,再加上他魔头的身份,谁看了都觉得别扭诡异。

只是辅助吓吓自在天,那问题不大。

打主力输出的是余子清。

他修成了五小只辅助修行,是典型的身负魔气,却无魔念。

而普天之下,一般情况下,有这种状态的生灵,就只有魔物。

再加上地魔尊主还未消化完,一丝地魔气息很容易搞出来,他还能吸纳调动三灾之力。

任谁看了,他都必须是地魔尊主。

因为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地魔。

再说了,他又没说自己是地魔尊主。

自在天自己认错人了,谁也怪不得。

余子清回到村子里,静静的等着。

那左腿自在天脱困,天大地大,余子清想找到他怕是都很难,想抓到更难。

还是交给头颅自在天去抓吧,普天之下,怕是没有人比他更能办好这件事了。

冒险的确是冒险了点,问题却不大。

头颅自在天立下天魔大誓,身上几乎也被三灾之力腌透了。

一定时间之内,他不抓了左腿自在天回来,那他十死无生。

其实余子清还挺想那个左腿自在天,把头颅自在天给吞了,那更加省事。

……

一缕黑气贴着地面穿梭,没有肉身的天魔,可以隐藏之下,几乎没有修士能发现他。

这是天魔自带的天赋,这种情况下,他潜入到某个修士体内,对方都未必能发现。

哪怕是九阶强者,只要被他抓住一瞬的破绽,潜入其体内,对方也一样发现不了。

他速度极快,循着那一丝感应,飞速的靠近左自在天。

另一边,左自在天也很是纳闷,明明那封印物都被带进了锦岚山,怎么忽然之间,感觉到他的另外一部分,正在飞速靠近,而且感应异常的清晰。

根本不似之前,时有时无,似有似无。

左自在天就在大离和荒原交界的地方,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蹲着。

他本来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办,只能在这里蹲守,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能不能找到机会。

比如,看看能不能蹲到剩下几处残肢主动离开锦岚山的范围。

除此之外,他的确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只是靠近锦岚山,那里庞大的饿鬼气息,便让他如坐针毡,伤害不大,可他的身体却本能的不愿意靠近那里。

就如同一个修士,走向一尊大魔的魔窟似的,先天的压制,实在是很难硬扛过去。

左自在天在这静静的等着,大半天之后,他便已经可以看到,一缕黑气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急速飞来。

那黑气在距离他十丈之外的地方飘起,凝聚出头自在天的身形。

俩自在天对视了一眼,一起沉默着。

“你怎么逃出来的?”左自在天发问。

“先别管这个,先给我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到底都发生什么了?”

“我有肉身,还是个体修强者,你与我合二为一吧,到时候什么都知道了。”

此话一出,头自在天心中一凛。

好家伙,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

若是与你接触,哪怕只是共享一下记忆,那跟合二为一又有什么区别?

既然惹下了大麻烦,大家又分开了,与其一起去死,还不如让我活着,你去死吧。

“不用,你直接说吧,之后会告诉你其他。”

左自在天不解,却也没多想。

他就是长一百个心眼,现在亲眼看着另外一个自在天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也不会多怀疑什么。

他将他脱困之后,知道的事情,发生的事情,都给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所以,我说句不敬的话,那些老古董,包括魔王,都有些跟不上这个世界的变化了。

惑心魔肯定成功不了,这几天,深渊之中的妖魔,应该已经跟那些饿鬼交战在一起了。

然而,现在还没见到一个妖魔,从深渊之中冲出来。

他们的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人坏得很。

可坏也有坏的好处,方便我们从内部击破。”

头自在天听着这些事,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说的不错,只能从内部攻破。”

听左自在天说完,头自在天便立刻补充了大量细节,心里大为震惊。

不亏是地魔尊主,借不死不灭之神威,假死落入大兑之手。

无数年来,祸乱大兑,积攒力量,根本没有亲自出手,便将一个人族神朝搞到几乎覆灭的程度。

如今发现出现了饿鬼,魔物克星,又故技重施,潜入到饿鬼之中,还悄悄占据了一个修行饿鬼道的人族肉身。

而且还假意拼死一搏,引动巨大变化,让其他魔王也知道这件事。

若非他亲自见到了地魔尊主,还被地魔尊主捏在手里一顿摩擦,被三灾之力腌透了,他都真信了左自在天的话了。

仔细一想,地魔尊主不死不灭,纵然那些饿鬼,竟然可以吃魔物,那也不是谁都能把地魔尊主吃了。

此前见那人,气息孱弱,还是个人族,怎么可能把地魔尊主吃掉了。

怕是地魔尊主故意让其吞噬,再悄悄的反制,将其夺舍吧。

本来一切都是无声无息的进行,外人怕是都以为地魔尊主死定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所有人都以为地魔尊主死了,实际上他却已经潜入到了最深层的地方。

这等潜入表演,天魔都得来学学。

头自在天思来想去,对左自在天说的话里,有一点很认同。

那惑心魔就是个蠢货。

抛开地魔尊主的可怕潜入不谈,惑心魔竟然还以为现在跟以前一样,以为去汇聚妖魔,就能逼那个卿子玉出来。

难怪地魔尊主说坏他大事了。

若是妖魔冲出深渊裂缝,地魔尊主如今的肉身卿子玉,据说也是有口皆碑的,到时候肯定是得来深渊裂缝。

不来的话,这品行败坏了,地魔尊主的大计岂不是就毁了。

可若是来了,地魔尊主如今尚未隐藏完美,万一被外面的某些顶尖人族强者发现了呢?

那大计还是毁于一旦。

惑心魔是个远古蠢货,左自在天也是个蠢货,明知道这事不可能成功,怎么也不拦着点,费这么大力气有什么用,简直浪费力量。

九念大王他们,耗费巨大代价,将惑心魔送了出来,总不可能是为了让他坏事。

头自在天看了看周围。

“有密室么?”

左自在天眉头一皱,点了点头。

“什么事竟然需要找密室说,不过,我知道哪有。”

大半天之后,他们俩借用了一个门派的密室,潜入其内交谈。

头自在天仔细检查了一下密室,确认规格足够之后,才叹了口气。

“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我们俩一起死,要么你去死。”

“???”左自在天一头问号。

“其实不是那位大人要死了,而是他已经悄悄渗透潜入了你根本不敢靠近的地方。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还活着,甚至不止我活着,那里还有别的魔头也都活着。

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那里。

先不说你能不能,就问你敢么?”

“你等等……”左自在天震惊不已,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头自在天都不敢直呼其名的话:“你说的是真的?”

xiaoshuting.org

“真的不能再真了,那位大人以为是我在搞鬼,坏他大事,我差点就死了。

哪怕现在没死,我也被那位大人的三灾之力冲刷了好几遍,过些天我若是还没回去,我八成也会惨死。

你我若是合体,我们都得死。

虽然这事,主要是惑心魔,但你也参与了。

而且你也认同那位大人的理念,要潜入到人族内部,才能达成大计。

如今只能让你去死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左自在天的观念被直接颠覆,他震惊不已,却也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大问题。

“那位大人的确不可能死,他不死不灭,便是在很久远的年代,更强者也无法将其杀死。

纵然这个时代出现了饿鬼,那也至少要十阶,甚至是以上的饿鬼,才有一丝可能将那位大人杀死。

如今这个世界,在那位大人历经多年的谋划下,压根不存在十阶强者了。

所有人谋划的效果,都不如这位大人。

他以一己之力,已经将人族的力量拉低了一个阶层,这是何等的威势和手段。

你若是不愿意去死,那不如我们现在一起去死吧。

省的他日落入那位大人之手,这其实还算好的,起码会死的稍稍痛快点。

若是以后那位大人将天魔王也救出来,我们想死都难。

你我如今分开,曾经也是一体的。

要如何做,你选吧。”

头自在天说完,便静静的盯着左自在天。

虽然头自在天连肉身都没有,正儿八经打起来,肯定不是左自在天对手。

但是他可以拉着左自在天一起完蛋。

左自在天惊疑不定,好半晌都没消化完这些信息,这反转的也太不对劲了吧。

可是他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

甚至他心里隐隐还觉得,那位大人当真是看透了那些人族,理念竟与他不谋而合。

而且做的远远比他做的要好的多。

“我死不死倒是无所谓,你我本为一体,我死了,只要你还活着,我们就算是还活着。

不过,惑心魔那边怎么办?”

“绝对不要通知他,也不要告知他,他这种远古蠢蛋,知道了只会坏事。

他注定了失败,就让他去死吧。

甚至以后有机会,还要让他死在那位大人手里。

如此那位大人在人族的地位才会更加稳固,再无人会多想。

甚至我觉得,九念大王和天魔王,是不是故意要做这些事的。

毕竟,他们若是什么都不做,就太不正常了。

耗费巨大代价,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远古蠢蛋过来,然后在死在那位大人手里。

那谁都不会去多怀疑了。”

“嘶……”左自在天倒吸一口冷气,隐隐觉得,他所知道的九念大王,好像没有这般深沉的心机。

不过,想到那不止九念大王,还有天魔王在……

最后九念大王损失惨重,送人出来,继续送死。

这倒是挺符合他对九念大王的印象。

所以,这事,是天魔王在背后掌控,隔空配合地魔尊主么?

越想就越感觉,这里面的水很深,魔王的心思,他们是猜不透的。

有一点头自在天说的不错,这古往今来,能有这般伟力,可以从三灾之中汲取力量的,只有地魔尊主。

思来想去之后,左自在天一咬牙。

“便如你所说,我们一起去死,不如死一个。

若是你能顺势投入到地魔尊主麾下,那也算是大机缘。

我听惑心魔说,天魔王也重伤陷入沉睡。

若是地魔尊主能看上你,你能立下赫赫功劳。

有朝一日,你未必没可能成为新的天魔王。”

天魔一族,可跟地魔不一样。

地魔只有一个,就是地魔尊主。

可天魔却不少呢,天魔王有朝一日若是陨落,那天魔之中,便有可能诞生出新的天魔王。

这不仅仅是位格的问题,更是实力的问题。

他们俩本为一体,若是有朝一日,头自在天成为了新天魔王,那他死不死也无所谓了。

如今看来,的确有那么一丝机会。

“你要投入那位大人麾下,那就得先立功。

就拿那个远古哈麻皮去献功吧。”

头自在天是没办法,他一身三灾之力提醒着他呢。

左自在天倒是有些怀疑,可是他找不出来哪不对劲。

再加上还有天魔王已经重伤沉睡的消息在。

他的脑后反骨便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

天魔王若是没死,其余天魔都是一丁点机会也没有的。

如今有那么一丝丝微不可查的缝隙出现,在他们俩眼里,那缝隙里的光,也跟烈日一样耀眼。

不管了,本来就是死定了,死里求生,拼死一搏吧。

俩自在天悄悄的离开借用的密室,一路绕了个大圈子,来到了深渊裂缝附近。

探查了一点消息之后,左自在天挤出一滴鲜血,口中念念有词,一点消息,落入到那滴鲜血里,而后那滴鲜血慢慢的消散。

“走吧,你把我绑回去吧,你我本一体,我死便死吧,只当是损失一部分力量吧。

我刚才给惑心魔传信,告诉他,我已经在外面搞出了大乱子。

让他三十天之后,让那些妖魔发动总攻。

只要冲出深渊裂缝,就足够了。

你回去之后,将这些消息,告诉那位大人。”

左自在天自己拿出一些东西,然后他的身体骤然崩碎,只剩下一只左腿,被头自在天用法宝和符箓束缚,放入一个储物袋里带走。

他再将储物袋一起,用借来的符箓封禁之后,才长叹一声。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全身上下,都已经充满了那位大人的三灾之力。

你也看到了,仅仅几天,我们只是靠近那深渊裂缝一点点,我们便差一点被人发现。

三灾之力,已经快要开始发力了,那只能让你去死了。

什么你我本一体,是没错,但那是以前了。

自从分开之后,便你是你,我是我。

我们唯一的关系,仅仅只是同为天魔而已。

我在老震皇的意识世界深处,与其意识僵持了这么多年。

我感受到了太多东西,知道了不少东西。

我现在是真不想死了。

我知道你还在怀疑。

你以为我没有一丝怀疑么?

可我特么都被三灾之力腌透了,有什么办法。

就像你说的,若有一丝渺茫的希望,有朝一日,成为天魔王。

嘿,他是地魔尊主也好,他不是……不不不,只有地魔尊主有这般力量,他肯定是地魔尊主。

日后这世上的灾劫必定极多,地魔尊主必定会进入最巅峰的状态。

而且,他还修饿鬼道,日后,无人能挡,已经重伤沉睡的天魔王,也不行。”

头自在天对着储物袋逼逼了半晌,心满意足的拎着储物袋悄悄离去。

他一路悄悄潜回到锦岚山附近。

感受着此地庞大的饿鬼气息,一种发自内心的抗拒,不受他控制的浮现。

只是感受到那庞大的气息,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以他此刻没有肉身的状态,若是落入其中,绝对是十死无生的下场。

很快,他就看到,另外那个魔头,正面色如常的站在槐树林里,对方是已经发现他了。

头自在天一看楼槐,便暗暗一叹,难怪这个魔头能被重用。

你看看这面不改色的样子,彷佛那庞大的饿鬼气息只是春日微风。

仅此一点,他便比不上。

头自在天悄悄过去,硬扛着不适,拱了拱手。

“我已经将那个天魔带回来了,还有一些要事,要亲自禀告大人。”

楼槐似笑非笑,瞥了头自在天一眼。

真是瓜皮,还想绕过我。

也不看看称呼问题,你叫大人,我叫大哥,那能一样么?

“呵,跟我来吧。”

楼槐带着头自在天进入槐树林,他面色如常,彷若感受不到这里的气息压制。

而头自在天在踏入槐树林的那一刻,便感觉到,他的命已经不属于他了。

周围无数双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他,流着口水,等待着将他撕碎了吞噬掉。

他行走的愈发艰难,却还是死死的捏住那个储物袋。

将头自在天带到槐树林里的一座凉亭,楼槐看着头自在天的样子,暗暗发笑。

“你在这里等着。”

他现在不怎么怕这里庞大的饿鬼气息,不是因为他真不怕了。

而是因为他走了正道,实力越来越强。

实力越强,那种饿鬼气息对他的压制就会越小,更多的反而是心灵上的压制。

但跟着余子清这么久了,多少都沾染了一些余子清的气息,饿鬼们也不会刻意针对他。

而现在,自从头自在天走进来,那些饿鬼便齐齐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这压力能一样么。

不多时,余子清从内部走了出来,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头自在天。

这家伙还真的把左自在天给忽悠了?

四舍五入,也约等于他把左自在天给忽悠了。

这心里一下子就舒服多了,说要骗他几次,就骗他几次,不知不觉间就完成了。

看了看那个储物袋,余子清给楼槐示意,让楼槐带着。

头自在天倒是想全程跟着,可现在,他还是不得不把储物袋给楼槐。

楼槐接过储物袋,就站在一旁。

“你有什么要禀告的?”

“大人,坏大人事情的,不止这个天魔,还有一个妖魔。

名为惑心魔,曾经是一尊大魔……”

头自在天噼里啪啦的就把惑心魔给卖了,顺便还说了一下,大概三十天之后,惑心魔可能会带着妖魔全面进攻。

“你做的很好。”余子清顺势夸了头自在天一句。

这家伙一听这夸奖,立刻顺杆子往上爬。

“跟随大人,乃是小魔荣幸,以后必定唯大人马首是瞻。”

“你想跟着我?”

“此为小魔求之不得的心愿。”

余子清没再说什么,头自在天念头一转,一咬牙,当即立下天魔大誓。

“小魔自在天,在此立下天魔大誓,日后必定唯大人马首是瞻,绝无二心,绝不背叛。

若有背叛,必遭魔火噬心,遭受折磨千年而死。”

余子清收敛了笑容,死死的盯着头自在天。

“你效忠我,你想得到什么?”

头自在天抬头一看,心中一凛,莫名生出一种感觉。

若是不说实话,他现在就得死。

“小魔听说了天魔王遭受重创,陷入了沉睡,小魔想取而代之。”

“哈哈哈哈……”

余子清大笑不断,走上前拍了拍头自在天的肩膀。

“很好,非常好,你这目标可不是一般的难,你好好加油。”

余子清转身离去。

楼槐看着头自在天,对他倒是刮目相看。

不过,这才是符合魔物的想法。

尤其是天魔这种阶层从一开始就彻底固定死的魔族。

只要有机会,哪怕是死,他们也会去试一试。

余子清带着楼槐离开,头自在天还留在原地,心神狂跳。

身为一个天魔,他几乎没有经历过这种,几乎时时刻刻,都可能会丢掉性命的情况。

起码他算是过关了。

刚才被拍的那几下,他也感觉到体内的三灾之力已经消失了,他感应不到了。

但他心里也清楚,以这位大人心狠手辣的样子,肯定不会将三灾之力全部带走的。

带走了大半,估计是真的,肯定还有,只是不会浓郁到连他都能感应到的地步。

而这已经感应不到三灾之力的情况,他反而更加害怕了。

他此刻留在这里,也不敢乱走,被饿鬼气息压制,也只能硬扛。

期待什么时候适应了,也能如同那个魔头一样,能在此地行动自如,面不改色。

另一边,余子清带着楼槐一路向北。

他离楼槐隔了一段距离,从头到尾都没接触过那个储物袋。

他不信那个头自在天。

他也不信左自在天连同老震皇的左腿,都被封印镇压在里面。

头自在天压根没有这种本事。

他生怕接过储物袋之后,里面就伸出来一只毛腿,一脚将他踹死。

当年余子清就玩过这招,自然得防着。

一路到了槐树林之北,看到游震之后,余子清看了楼槐一眼。

楼槐立刻将那储物袋丢了出去。

游震一拳轰出,当场将储物袋轰碎,里面一条左腿浮现了出来。

他捏着这条魔气森森的左腿,里面却没什么反应,左自在天也没反抗。

余子清伸手一抓,便有一团黑气,被余子清抓在手中。

例行用三灾之力冲刷了好几遍,将这一团黑气腌透了,余子清才将其封印起来,化作一颗黑色的宝珠,放入玉盒里收起。

看来头自在天忽悠的不错,左自在天已经引颈就戮,不做什么反抗了。

游震拿着自己的左腿,神情有些激动。

“最后一部分了……”

“赶紧恢复吧。”

游震慢慢压下心绪波动,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摇了摇头。

“不,不着急,我若是现在恢复,必定会有异象,还是算了,先不着急。”

“前辈不提前做点准备么?日后若是十阶路开,前辈好第一时间突破。”

“不了,我现在就是在做准备。

两千多年的劫难,已经是足够的积累。

我缺的并非是力量,而是其他。

肉身不全,力量不全,反而更方便我感悟。

我已经没办法回大震了,以后可能就要赖在这里了。

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前辈太客气了,我巴不得前辈不走,最好以后还能帮忙带带小辈。”

余子清咧着嘴笑个不停,要说锦岚山这边,谁最有希望最快进阶十阶,那就是游震。

一个十阶体修坐镇,那才是真的稳了。

“你太高看我了,体修这方面,锦岚山可远比我懂得多,强的多。”

“前辈太谦虚了,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擅长的都不一样。

前辈稳扎稳打,乃是最正统的体修,打熬肉身,磨练气血等等,近乎所有的方面,前辈都要远比我锦岚山的人强。

我锦岚山强的只是里长而已,强在某些体修秘法而已。”

余子清看的很清楚。

就像他极少数方面,可能比老羊还要强,可是不能说他就比老羊强了。

人家擅长的,懂的地方,是一万里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他只是正好懂那个缺的一而已。

放到游震这也一样。

体修方面,游震就是懂九千九百九十九。

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跟游震聊了一会儿,余子清便离开,让游震自己在这消化一下。

至此,游震的残肢,算是全部凑齐了。

余子清什么都没说,游震便主动要留下,你看看人家多会做人。

这一下两边心里都舒服。

九阶巅峰的体修,余子清心里舒服多了。

放到外面,不敢说百分之百,可在锦岚山,有一个九阶巅峰的体修坐镇。

那十阶之下,谁来谁死。

等着吧,起码等个上百年,最好是几百年之后,再让大兑归来。

到时候,十阶路开。

游震也好,里长也好,他们俩随便谁进阶十阶就足够了。

要是俩人都进阶十阶,那锦岚山就彻底安全了,谁也别想铲除锦岚山了。

这靠山才叫硬。

然后到时候再修行到谁也打不死自己,那就可以彻底躺平了。

一路再次来到头自在天所在的地方,看着还待在这里苦苦坚持的头自在天。

“好好在这里锻炼一下吧,连这点气息都承受不住……”

说完,环视一周。

“他若是敢离开这里,就交给你们处理了。”

一颗颗槐树里,一只只流着口水的饿鬼探出脑袋,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头自在天。

“大人放心,我一定的好好适应。”

余子清摇了摇头。

“你一个天魔,要什么肉身,就保持现在的样子吧。”

头自在天微微一怔,连忙应下。

他觉得,这是不是在提点他?

他忽然想起来,他可从来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天魔王到底是夺取的谁的肉身用的。

这意思是告诉他,天魔王是没有肉身的么?

一念至此,头自在天立刻咬着牙坚持,也不想着找个肉身,估计会更容易抵抗饿鬼气息的事了。

余子清向着锦岚山内走去。

深渊内的妖魔,要全面进攻,他也不准备出去。

“楼槐,你去一趟布施镇,告诉大鬼和恻恻他们,妖魔的消息,顺便让他们转告大离的人。

让他们小心点,要是妖魔太多,就适当的后退,放一些妖魔出来。

告诉大鬼他们,没必要拿命去拼。

让他们放出来一些妖魔,给大离的将士刷刷军功。

不然的话,人家辛辛苦苦来了,操练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捞到。

这不是自己去拼命,还得罪人么。”

按照前线的消息,好几天了,一个妖魔都没从深渊里冲出来过。

余子清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些饿鬼要吃独食,再加上大鬼带着饿鬼幡在那里,能跑出来妖魔才怪。

一天之后。

楼槐来到了养生会所,将余子清的话转告恻恻。

恻恻直接去了深渊裂缝。

穿过深渊裂缝,到了深渊这边,便见这里血气冲天,煞气弥漫。

死掉的妖魔,鲜血已经在地面上汇聚成了河流。

大鬼坐镇这里,战场压根不在深渊裂缝这边,而是向外延伸出了上百里的距离。

饿鬼幡内的上千万饿鬼,轮番被放出来,吃饱了一批就换一批。

这家伙是真的把妖魔的进攻当自助餐和练兵了。

甚至为了避免有些一丝自我意识都没有的饿鬼横死,还专门抓了些没死的妖魔,去喂给他们。

“喂,少爷传讯来了。

二十多天之后,妖魔可能会发起全面进攻。

但那些妖魔狡猾,未必会在这个时间,你小心一点。

不要损失太大了,还有,适当的放出去一些。

大离西荒军全军都集结了,而且还从其他地方调来了一些人。

你这么吃独食,很得罪人的。

再说了,这妖魔多得是,没必要现在吃饱了,后面的大菜吃不下了。

少爷来说了,这一次可能会有七八个九阶大魔出手的,你能吃得下?”

“我明白了。”大鬼一听是余子清的命令,立刻面色一正,迅速应下。

恻恻翻了个白眼,她都来劝了一次了。

可是这大鬼就是不听,那些饿鬼也跟疯了似的。

西荒军那边虽然没人来说什么,可是他们日日操劳,从不休息,士气高涨。

这跟直接抗议有什么区别。

人家将士也好,大将也好,可都是需要军功的。

恻恻这边刚准备走,奸商饿鬼跟个苍蝇似的,搓着手恬着脸凑了过来。

“恻恻姑娘,有个事给你说一下。

这妖魔来犯,那些家伙,味道一般,但是管饱,而且很多东西都是饿鬼也不爱吃的。

能不能给准备点法宝。

那些材料,都给收起来,还有那妖魔血,都汇聚成河了。

就这么浪费掉,那得多少钱啊。

我之前问过了,妖魔身上的材料,不少都很好用,虽然低阶妖魔的不值钱,可数量多啊。

还有那妖魔血,也是上好的材料。

自从咱们镇守这里之后,市面上的妖魔材料越来越少,价格水涨船高。

妖魔血这种消耗品,更是几乎没有了,连带着其他的都一起涨价。

你看这……”

恻恻面色一黑,怎么跟自家少爷一个德行。

她一挥手,放在绝望深渊里的大量储物法宝被丢了出来。

从储物袋到盛放液体的葫芦、桶,应有尽有。

顺带着,还有好几本书,上面指导着如何处理妖魔,哪些材料可以用,哪些值钱。

“少爷给的。”

奸商饿鬼拿着书一看,顿时大喜过望。

“少爷英明,要是没这书,不少东西都给当垃圾浪费了。”

恻恻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赶紧去跟西荒军联系一下,让他们做好准备。

作为对外的联系人,余子清不在,她就是做决定的人,简直心累。

她可不像余子清,说让那些饿鬼都住口,他们都会忍着。

她说的话,平日里还好些,可是那些饿鬼杀红眼的时候,她说就没用了。

从深渊裂缝飞出来,她来到西荒军的营地,看到西荒大将,便立刻见礼。

“将军,接下来,恐怕要劳烦诸位将士辛苦搏杀了。”

“妖魔大举进攻了么?”西荒大将眼睛一亮。

恻恻想了想刚才看到的,绵延百里的战场,投入的饿鬼上千万,妖魔估计也不会少太多。

这似乎已经算是大举进攻了吧?

“是啊,大举进攻了,而且我家少爷传来消息,一个月内,妖魔会有一次真正的大举进攻,还请将军做好准备,现在也得请将军施以援手了。”

“真正的大举进攻……”西荒大将一时没明白这到底什么意思。

看到恻恻含笑的样子,他忽然就悟了。

这卿子玉当真是会做人,这是给他们送军功啊。

西荒大将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哈哈大笑着暴喝一声。

“擂鼓!”

战鼓响彻大营,如同雷鸣阵阵。

霎时之间,大营之中,煞气沸腾,都快憋出病的将士们,一个个冲出营帐,飞速集结。

同一时间,深渊之中,大鬼将饿鬼幡内,吃了顿饱饭的上千万饿鬼全部收了起来。

深渊裂缝这里原本就存在的数百万饿鬼,也开始慢慢后退。

绵延的战场上,开始出现了缺口,让那些如同潮水一样的妖魔,冲入到深渊裂缝里。

放过去一部分了,便继续缩小缺口,控制着那些妖魔的数量。

等了好些天了,也没见九阶大魔出手,他也等着吃一个九阶大魔打打牙祭。

不过既然有好几尊九阶大魔可能会出现,他便慢慢的后退,让饿鬼慢慢的退到深渊裂缝附近,有什么情况了,立刻就能撤退。

……

大乾宫城,一座空荡荡的大殿里。

乾皇孤身一人,坐在那里。

大殿中心,一缕缕光晕,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立体罗盘。

那至少数百层的立体光晕罗盘,不断的转动着,乾皇拿出一个玉简看了看。

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的确不到时候啊,那地魔尊主,的确是个天大的大麻烦。

若是此刻大兑归来,灾劫之气太盛。

开十阶之路大不祥。

罢了,这么久都等了,也不在乎多等几百年了。

先祖曾言,大兑封印术,乃大不祥,这何止是大不祥。

简直就是拉上人族一起陪葬的祸端。

上古之后,人族便再无新晋十阶出现。

当真是害人不浅。”

乾皇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这座大殿。

大殿大门轰然关闭,整座大殿,都随之不断的坍缩,化作一缕缕光芒,没入到地下。

然而,乾皇却没看到,他离开之后。

那复杂 极的光晕罗盘之中,显化出来的东西,却是代表着灾劫之气慢慢的消弭,祥瑞之气开始浮现。

而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迷蒙一片,彷佛什么都再也看不清楚了。

只有一片混沌。

也不知那代表着什么。

……

整个世界,彷佛在近期,都忽然变得安稳了不少。

天灾少了,风调雨顺,不少修士,修行的时候,似乎都变得顺利了很多。

琅琊院内,最近的气氛,也变得很好。

程净得到了大老支持,从小的地方开始变革,进展的还算顺利。

今天,正式开始了对琅琊书库的整理,重新分门别类,一些不适合让人看到的,全部收了起来。

一些原来能让院首这个级别随意看的东西,也开始挑挑拣拣,一些禁书,就将其封禁掉。

七天之后,入夜,一点火光浮现,在短短一两个呼吸,便将一座书库点燃。

番茄免费阅读小说

熊熊烈焰冲天而起,灼热的热浪,一浪接一浪的向着周围扩散。

琅琊院镇守之人,反应速度极快,可是却也只能阻拦火势向着四周蔓延。

程净第一时间出现在半空中,看着那座燃烧的高楼,面色铁青。

“立刻封锁所有地方,所有人,无论在干什么,全部待在原地,乱动者,格杀勿论。”

冰霜寒气从天空中缓缓落下,然而,却见那高楼之上的火焰,接触到寒气,反而瞬间暴涨,火舌裹挟着滚滚黑烟骤然浮现。

程净轻轻一嗅鼻子,眼中杀机沸腾。

“龙鲸油加天火……”

这是有人故意放的火,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快速扑灭。

一道道遁光飞来,一位位院首面色都很难看。

“这座书库里,都放了什么东西?”

看到程净的问话,有两个院首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这些天,重新分类造册,这座书库里放了什么,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完整名录……”

听到这话,程净面色一沉。

“立刻暂停,把所有的名录全部拿出来,一个一个对,哪怕对十年也要查清楚,到底被烧毁了什么!”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妖孽奶爸在都市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绝世战魂 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万道龙皇 神武战王 开挂闯异界 绝品透视眼 至尊神魔 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掠夺你的一切致命总裁的毒爱典当美人蜀山情殇放开那座蜀山海贼廉颇我有一座邪恶洞窟仙朝:开局打卡元婴期星际之地球战神武侠世界里求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