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小说网->玄幻->我能降维修真->一四零 实力=地位=机遇

一四零 实力=地位=机遇

本书作者其他书: 修命者开局寿元百万年 无限之至尊巫师 黑暗王朝 边缘 深渊之主 黑暗帝国

战斗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

消耗的能源,周宁用系统给出的公式粗略换算了一下,大约是900亿度。

周宁接的,前世三峡水电一年的发电量,过了千亿度了。

所以说,打仗是真烧钱,尤其是这等几乎纯以能量为消耗的、高烈度作战。

当然,这900亿度电并非全都打出去了,能量防护罩才是耗能大户。

毕竟它并非应激启动,而是一直保持着运转的状态。

只不过通过技术可以卡挡,平时消耗是低挡,应激就是高挡。

为了这场战事,周宁在桥头堡这边又连续码放了两座动力塔,才算是保持了能源供应始终充沛。

结果怪异的疯狂低于他的预料。

明明数量还众,却不肯再来送死了。

能源顿时就显得过于充裕,已然超过单位时间的储存能力。

而动力塔的湮灭反应炉,可不象煤气灶那般开关火容易。

这大把的能量,浪费了就太可惜了,用以大建吧!

先针对这个区域的地面,打造成厚度三百丈的能量岩磐,防止潜地系的怪异搞幺蛾子。

还有,营盘扩张。目前的区域视作内城,向外拓展中城和外城。

同时打造更多、更坚固的工事。

另外就是派遣队伍,武装收尸。

耗费这么大,总得回回血,他的体系,汲精华,拆零件,化废为宝的能力非常强,自然要将这优势尽量发挥出来。

这不,煞力汲取器又被放出来了,在桥头堡的上空,形成一个个硕大的气流旋涡。

系统已经给出提示,这冥界,是人造的高档次的结界,尚在进一步完善中。弱点有两个:

1,构建结界的法则较为刻板。猜测为某种法器造就。故而套路、刻板,没有充分结合现实条件。

2,支撑结界的超凡能量相对稀少,且分布不均。若是能够针对性抽取,不但能获得高价值的超凡力,还有可能消减冥界效果,减缓成型速度,甚至瘫痪一个区域,乃至令整个冥界都为之崩溃。

周宁一听这个,顿时来情绪了。

不过他没打算立刻就采取行动。

一方面,它现在是出头鸟,多少人明里暗里盯着他,他觉得他的表面已经足够了,不适合再有大动作。

否则不但会惹来天魔们的集火,还等于是逼着古杭山的仙人提前发动攻势。这得得罪多少人,要知道现在人都还没到齐呢。

另一方面,天魔们对漏洞应该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一旦他有针对性的动作,多半会触发其关注。

针对这个问题,他想到了三个具体的解决策略。

1,就是现在这般,使用汲取器。目的不是为了获取多少超凡力,而是为了让这个操作,成为他人眼中的常态表现,而达到麻痹效果。

2,等待合适时机,比如说超凡大军入冥界作战,这个时候注意力很容易被大军吸引,就很时候偷摸的挖冥界的根了。

3,趁着还有些时间,尽可能多的调集和制造汲取器。

这东西他现在手头上不多,大部分在荆狱三地那边使用着。

他琢磨着,这种挖根操作,也就能蒙蔽一时,不能指望天魔始终发现不了。

冥界失稳,必有征兆。天魔们一查,也就知晓原因了。

所以,隐秘固然重要,更重要的还是快。

这就跟打仗时,抢收庄稼是一个道理。偷着割,就不如快快割,没等对方做出足够的反应,这边已经收割的差不多了。

心中有了计较,将任务分派下去,周宁便返回幽界碟台了。

虽然他到现在也没有彻底摆脱手搓器物的工作,但跟早期非他不可的情况比,已经好太多。

另外,他也是有意给自己安排些工作。

人不能闲,一闲下来懒惰就会滋生。等真需要发力时,就变得腰来腿不来,心有余而力不足。

回到碟台不久,白骨菩萨就遣人来,邀他去高台一晤。

等到了高台,发现这次与会的,除了秦月清、顾长庚,还有另外三位超凡势力的话事人。

白骨菩萨为双方引荐。

其他人倒也罢了,魔宗死道三位道主之一的幽冥道主龙婆子,却是让周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惊肉跳。

从形象气场的角度看,龙婆子是最寻常的一位。

就是位衣着整洁得体,引发梳理的一丝不乱的慈祥老妪。

她本人的存在感甚至比不上其手中的那柄龙头杖。

然而,系统却是示警,龙婆子对他恶意满盈,并且有秒杀他的能力。

这情报让周宁十分吃惊,这也就是这两年来,心性成长了不少,换成刚穿越那会儿,已经七情上脸了。

毕竟从穿越到现在,他实际上从未遇到过生死完全不由自己,近乎连抗争可能都无的情况。

秒杀他,这可不是指某个角色,而是他的思维意识。

这种命不由己,抗争无效的感觉,无疑糟透了。

本能的,他想立刻开启系统空间的传送门,前往避难。

可理智告诉他,如果龙婆子真如系统所言,能够秒杀他,那么他将连开传送门的机会都无。

甚至,他过激的反应反而有可能刺激到龙婆子,令其痛下杀心。

正因为有这种逃都不敢逃,也逃不掉的情绪打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周宁度过了一段日后每每想及,都令他感到羞耻和愤满的时光。

虚与委蛇,客套周旋。

周宁最为讨厌的一种社交模式,这时却不得不为之。

不久前,他还在天下修士面前露足了脸。

就感觉彷佛是命运在恶意十足的嘲讽他。

周宁跟顾长庚在内的好几位大老、初步确定了交易意向之后,便返回了自家碟台,兴致大坏,连汲取器都不想搓了。

在属于自己的碟台上,幽冥道主龙婆子,同样心情不佳。

她的年纪已经超过了六千岁,近千年来,她都没有象今天这般憋气过。

她是真的很想干掉周宁。

原因也简单,死道城皇计划中的城皇胎,可以理解为她产的卵。

当然,这个卵产的并不正经。是通过法术仪式造就的。

但从超凡血脉的角度讲,城皇胎,跟正经诞下的婴儿,并无差异,甚至有过之。

因为,寻常的婴儿,无法承受父母过于磅礴的血脉之力。

为此,遗传封印就成了必然。

而城皇胎,由于是体外、术法孕育,能够承受的自然就更多。

就等阶来说,城皇胎,乃先天胎,跟洪荒时代的婴儿,又或刚诞生的高阶魔蛲,是一个格位。

这样的存在,绝对是逆时代的产物,难生、更难养。

这也是为什么死道动辄要献祭一座城池数万生灵的原因。

龙婆子不惜耗费自己的精血和核心力量,整一堆城皇胎,自然不是因为活的时间太长,孤独了太久,以至于突然母性泛滥了。

她是为了保命,已经更上层楼。

死道靠闯死关,一次次争命存活。

但人力有时而穷,龙婆子就是潜力耗尽,根据她的掐算,未等她攒够下一次闯关的资本,死亡就会先一步降临,届时,她连一成活命几率都无。

那么,就需要另辟蹊径,自我拯救了。

城皇计划,让她看到了一个可能。

只要城皇信仰体系立起来,她这位众皇之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借机该走神道,至起码,灵魂不入轮回,稳住这基本盘,再图谋其他。

结果,周宁简直就是她的克星。

没错,周宁的身份,已然暴露。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以前,没谁愿意付出高昂的代价,去测算周宁的根脚。

现在不同了,他搞出的一系列动静,成功让死道众感受到了痛。

不差钱的龙婆子动怒,赌这口气,也要查清楚他的根脚。

没能彻底如愿。

因为想要彻底搞清楚周宁的秘密,就绕不开系统,而想要查系统的根脚,难度直接提升千倍、万倍。

之前死道、奇门测算周宁而遭反噬死亡的,就是测算时,切入点不对,以及情报探取范畴过宽,力度又过大,触及系统,然后遭遇绝强反噬,挂了。

龙婆子一定程度的吸取了这些教训。

当然最关键的是,她足够豪横。六千年的积累,让她可以有钱任性。

然后她便发现,从始至终,从新州到光州,都是周宁这个坏种一再破坏她的好事!

这让她动了真火,她发誓,一定要除掉周宁,出这口恶气。

当她做好了准备,打算动手时,讨魔诏一夜之间,传遍天下。

龙婆子算出周宁也会赴会,便打算半道阻击。

奈何周宁鸿运正盛,白骨菩萨主动邀请。

白骨菩萨也是有着防测算的手段的,漏算了这个要素,龙婆子的测算就不准确了。

毕竟并不是所有超凡者,在预测方面都能跟奇门的衍天仪轨算法相提并论。

龙婆子艺业不差,很快就通过超自然感应,察觉自己的推算有误。于是第二次测算。

这次测算,她算到周宁会路遇故旧遇险,出手帮忙。

没错,就是李珂所在的金乌圣堂团队在魔狱艰难跋涉。

被龙婆子算到了。她还故意在远处蹲点。为的就是怕自己过早的进入事发地,干扰到事件的进程。

她打算等周宁跟圣堂的人产生纠葛后,才入场。

然而又是因为白骨菩萨,听了劝的周宁没有在金乌圣堂团队面前暴露自己,而是派了影卫暗中保护。

这次因为周宁派了携带湮灭弹的影卫做援军,因此龙婆子粗略测算的结果是,周宁已经介入。

偏差不大,却是谬以千里。

龙婆子远远的感受到了湮灭之力爆发的波动,愈发确定周宁在场,她发动了奇袭,结果……

那两名影卫没能走掉,其中一个被直接打成灰。另一个人都已经进入影遁状态了,仍旧是被龙婆子的冥火烧成了灰。

泄愤之后,她便向着星穹光罩这边而来。

等到地方了,才知晓周宁粗俗无礼,轻取好彩头,获得贪狼星。

之后,又见周宁成功开辟桥头堡。

这下,就真不方便出手了。

冒天下大不违对她而言不算啥,正道诸派在她看来,不过是些道貌岸然的小人,以及个别的理想主义者。

周宁背后可能存在的隐世门派,她也不是很憷,只要她刀够快,她不信隐世门派会为了一个死人跟她死磕。

死掉的天才不值钱。

另外,隐世,从某种角度讲就是怂哔。这个世界的修行资源,也只是偷偷摸摸吃点,不是份额不大,就是没有固定的收益。

这种门派擅忍而无骨气,她活了六千多年,也见过那么几个,别人畏惧,她可不憷。

但,古杭仙山的面子,她不敢不给。

因为古杭仙山教她做过人。

是真教做人,她尚未到蜕皮的时候,就被扒去一身龙皮,只能化形为人,苦熬了三百多年,才把皮补上。

对龙来说,一个扒皮,一个抽筋,极刑。

现在周宁正当红,除魔之战尚未开始,被她打杀了,这样一个内讧特色的晦气开头,她有理由相信,古杭山至少也得再扒她一次皮,所以……

她决定先将周宁这个人盯死了,顺便直接的观察一下其人成色。

然后,等除魔战争开启,瞅个机会捅黑刀。

可等见到周宁本人,她却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这才是让她在回转自家碟台之后,始终无法释怀的。

她的半只脚迈入大乘,已经有两千年。

早在两千年前,她就独自覆灭过有两位化神修士坐镇的宗门。

让天下修士见识了化神与化神之间的战力差别,可以有多大。

能令她感到不祥,绝非寻常之物。

这不禁让她对周宁背后的势力高看一眼。

她不怕刚正面,她对自身的战斗力也非常有信心。

但,她怕对手不跟他正面斗,而是处心积虑的暗地里坏她的事。

如果再来一波光州事件,她借城皇胎续命、乃至更上层楼的计划,就会彻底破产。

想及这些,龙婆子不得不承认,现在她面对的主要问题,并非杀死周宁,而是保证城皇计划大成功。

ddxs.com

她之前,是因为发现过去城皇计划全部失败,正是因为周宁,才自然而然的推出:城皇计划想要成功,就必须得干掉周宁。

但实际上这个思路不正确,或者说,未必是一回事。

破坏城皇计划的,可以是其他人,其他原因。

周宁之前确实是敌人,下次却不一定。

“有没有可能,反过来成为城皇计划的助力呢?”龙婆子忍不住这样想。

六千年的岁月,没有活在狗身上。

在关键时刻,龙婆子跳出了情绪的范畴,甚至放下了过往的恩怨,开始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去推算种种可能。

她确实想到了一种还可能,甚至能利用这次魔灾来加强说服力。

不过,得跟周宁恳切的谈过之后,才能确定……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头狼 万道龙皇 绝品透视眼 神武战王 都市之万界至尊 废少重生归来 邪龙狂兵 至尊神魔 盖世仙尊 校花的贴身高手
相关推荐:刁蛮皇妃:暴君看招王者荣耀之布衣天神全能兵王她把男主玩崩了末世之喋血征途四合院:我林飞,真的是个好人啊首辅别乱撩!公主她是朵黑心莲百诡茶楼大唐皇长孙时间边缘的旅人这个圣斗士想退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